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   頁 走進高安 政務公開 辦事服務 專題專欄 互動交流
當前位置: 首頁 > 政務公開 > 政務動態 > 媒體聚焦   
【宜春新聞網】高安元青花窖藏之謎初探
日期:2019年9月13日 15時09分  作者:  字體:[] [] []
 

  1980年11月29日,高安縣縣城南街緊靠錦江河畔的江西第二電機廠基建工地上挖掘出了一批青花瓷、釉里紅等瓷器窖藏。這一考古發現震驚了中國、震動了世界。在這批出土的窖藏中有元代青花瓷19件,釉里紅瓷4件,以及其他由定窯、鈞窯、龍泉窯、汝窯生產的217件精美絕倫的生活日用瓷器,共計240件,其品種、數量、質量均屬世界之最。

  據北京市文物局編印的《托普卡比宮的中國瑰寶》(北京燕山出版社,2003年版)一書中記載,元代青花瓷是中國景德鎮產品,目前全世界收藏不足300件;其中,土耳其伊斯坦堡托普卡比博物館收藏40件,居世界第一;伊朗阿特別爾寺收藏32件,居世界第二;江西高安市博物館(1993年12月29日撤縣設市)收藏20件(后在清江縣今樟樹市收到一件),居世界第三,中國第一。

  據專家考證,元代釉里紅瓷比青花瓷燒制要求更高、難度更大,流傳于世的產品更少,全世界現存不足20件。而高安博物館有4件,且瓷質精良、造型奇特、紋飾優美、釉色清亮,堪稱世界之最。

  1982年12月18日下午,在高安縣博物館會議室召開了一次元青花瓷研討會,國內一流陶瓷專家云集高安?;嶸?,專家們一致認定,這批窖藏元青花瓷是元代早期產品,大概在延公式年間,比“至正型”瓷器要早,屬皇宮、官府用具?;嶸?,中國故宮博物院陶瓷研究部主任、研究員、中國瓷器翹楚馮先銘先生在發表學術權威性講話后當即提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這240件元代瓷器是全國五大名窯珍瓷,而且都是皇宮、官府用具,怎么會流傳到高安的?它的窖藏主人是誰?值得好好研究?!?/p>

  高安地處贛中偏西,屬丘陵地帶,東與南昌市新建區、豐城市相望,南與樟樹市、新余市毗鄰,西陲上高縣,北抵宜豐縣、奉新縣,距省城南昌六十公里。高安,于漢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建縣,縣名建成,屬豫章郡。唐武德五年(622年),因建成縣名與太子李建成名同,為避太子李建成諱改為高安。據《太平寰宇記》載:“地形似高而安,故名”。并于高安設置靖州,此后繼改米州、筠州、瑞州,為歷代州府治所。元代,高安歸瑞州路治。高安雖為千年文化古郡,但既不沿邊,也不靠海,屬農耕魚米之鄉,境內只有唯一的錦江河為交通運輸出口,自西向東流經全境,直達贛江。高安自古為文明古邑,物華天寶,人杰地靈,歷朝歷代人才輩出,群星璀璨,唐代有國子監祭酒幸南容,宋代有協助司馬光編撰《資治通鑒》的劉恕,元代有《中原音韻》的作者周德清,明代有史學家陳邦瞻,清代有吏部尚書兼領兵部尚書、文華殿大學士朱軾,他們都是一顆顆耀眼的星星。

  幾十年來,圍繞著馮先銘先生的提問,在中國陶瓷界與歷史文化界有許多專家和文化學者潛心研究,目前概括起來有三種說法。

  一是元世祖忽必烈之女婿、駙馬都尉伍興甫從宮廷帶到高安的,窖藏主人很可能是伍興甫及其兒子伍良臣(幼子)。因窖藏挖掘地與現今伍興甫的祖居地——高安市筠陽街辦南門行政村伍家自然村毗鄰,僅隔百米之遠。據《伍氏族譜》記載,伍興甫祖上世代為官,至其祖父伍天富開始日漸衰落,淪為布衣柴桑之家。不知何故,伍氏一族從撫州臨川遷至高安建山鎮上泉村,后遷至高安灰埠鎮小港行政村下伍自然村。伍天富有兄弟數人分別在上泉村、下伍村立籍,而伍天富則隨其子伍大賢遷至靠近縣城的南門行政村伍家自然村肇基。伍大賢在縣城南街浮橋頭以制作傘業為生,開店經營。很有可能,伍大賢當年在經商掙錢后將窖藏地購置下來改造成店面,因窖藏地與浮橋僅距一箭之地,不足百米。又據《伍氏族譜》記載,伍興甫雖貴為皇親國戚,但致仕后仍然葉落歸根,在高安養老。而他的妻子也先忽都卻帶著兩個女兒遠赴蒙古高原追尋她的父皇忽必烈去了。伍興甫去世后卜葬在其祖居地臨川縣十五都招賢鄉白竹坑之原祖塋。元惠宗至元元年(1335年),時任江西提舉鐘陵柳為其作墓志銘,翰林學士揭溪斯撰文贊其曰:“金枝秀發、玉質含章,作皇家之乘龍,為天朝之駙馬。鳳翔玉陛、鸞舞金闕,奠國家于磐石,立砥柱于中流。德著朝野,功施社稷?!蔽樾爍τ鬃游榱汲嘉車墼吃輳?333年)進士,一直在京城為官。至正十三年(1353年),為臨江府經歷。他生性豪放,喜愛作詩吟賦,與知府(達魯花赤)火尼赤五有矛盾沖突,而此時其妻失鹿偷偷將襁褓中的幼子伍燕生一同帶走于蒙古貴族娘家,因此心力交瘁,在官八十日即棄去。伍良臣無官一身輕,晚年專著于作詩,著有《中流一壺詩集》,與大兒子相依為命。元代末年,陳友諒曾攻打瑞州,將其大兒子殺害。不久,伍良臣也悲憤離世。這批元青花瓷很有可能是伍良臣從其父伍興甫手中接過后,于元代末年動亂時將它們窯藏起來的。只可惜1980年11月29日挖掘這批窯藏時沒有將包裹的錫紙和周圍泥土留下來作元素測定,留下可靠的證據。

  二是江右商人從景德鎮購買后途經高安遇戰亂留下來的,其窖藏主人無從考證。這種可能性很小,理由為:其一,這批瓷器中有四爪、五爪金龍,為皇家宮廷用品,十分珍稀昂貴,不可能作為普通商品買賣。其二,查遍高安歷朝歷代歷史與部分名門望族族譜,高安還沒有出過聞名于世的類似于像喬致庸這樣的晉商和胡雪巖這么有名的徽商。中國歷史文化名村高安新街鎮賈家古村在歷史上出過不少商賈,但大都是明清時期的??鑾?,假使是賈家村的商人碰巧買到了這批瓷器的話,也不可能將它們埋藏在縣城,一定會想方設法運至故鄉賈家村去。何況,商人縱使有錢也買不到皇宮用品。

  三是用于祭祀的禮物,窖藏主人應為不知名的寺廟方丈或僧人。這種說法也有待進一步考證。理由有三:其一,這批瓷器是皇宮生活用品,是極其華麗富貴的象征,是萬分稀缺的資源,不大可能用于祭祀。據當代中國古陶瓷工藝美術大師、研究員、景德鎮皇窯創始人黃云鵬先生介紹說:“高安這批皇家生活用品在元代有可能在產地可以買到極個別產品,但當時必須用金條才能買到。凡帶龍爪的,你再有錢也買不到,平頭百姓也不敢買,那是要殺頭的?!焙慰?,這240件元代瓷器中沒有一件為祭祀品。其二,在高安境內只有一個大愚寺,在中國佛教史上是一所名不見經傳的小寺廟,既沒有靈隱寺的通靈,也沒有少林寺的宏偉,更沒有佛光寺的神奇,在中國佛教史上136所寺廟中連號都排不上,怎么有可能用如此昂貴的元青花瓷器去祭祀呢?假如是祭祀品,那炎帝陵、黃帝陵、靈隱寺、少林寺內肯定可以找到類似于這樣的元青花瓷器,可那些地方至今連一塊瓷片也沒找到。倘若是道教中的祭祀品,道教發祥地的龍虎山怎么也看不到一件這樣的元青花瓷呢?由此可見,它們應該不是祭祀品。其三,假如是祭祀品,它們怎么會被虔誠的信徒埋藏于地下呢?豈不褻瀆了神靈么?況且,如此金貴而又笨重的瓷器竟然不藏在大愚寺內,卻要舍近求遠藏在二、三華里之遠并隔了一條百米寬錦江的城區鬧市。這完全不符合常理。

  當然,也有人認為,有可能是陳友諒的部隊帶到高安的,還有人認為是瑞州路達魯花赤從民間搜刮的民脂民膏。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近三年來,本人履新高安,對這批元青花瓷器的窖藏之謎頗感興趣,工作之余常去拜訪一些土洋專家學者,因而對此有一個較為清晰的認識。本人傾向于馮先銘先生和黃云鵬先生的說法,這批國寶都是皇宮、官府用具,其窖藏主人當為與朝廷乃至皇宮有密切聯系的非凡人物,很有可能就是元世祖忽必烈之女婿、駙馬都尉伍興甫和其幼子伍良臣。

分享到:
    
使用幫助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 常見問題 | 隱私聲明 | 聯系我們 | 有害信息舉報
 主辦:高安市人民政府 承辦:高安市信息中心
高安政府網版權所有[email protected]
贛ICP備17015620號-1 網站標識碼:3609830002 利雅得新月阿尔希拉尔